朝花夕拾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作(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88必发娱乐官网_88必发娱乐平台_88必发游戏官网-百道网
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朝花夕拾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作(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
朝花夕拾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作(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


朝花夕拾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作(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

作  者:鲁迅

出 版 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

定  价:24.80

I S B N :9787100109857

所属分类: 中小学教辅  >  中小学课外读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经典名著大家名译:朝花夕拾(素质版)》是鲁迅先生晚年创作的一部回忆性散文集,是了解研究鲁迅早年生活、思想与当时社会风貌的重要书籍。全书共十篇,前五篇写于北京,后五篇写于厦门,最初以《旧事重提》为总题,连续发表在《莽原》杂志上。1927年,鲁迅在广州对其进行修订,并添加了《小引》与《后记》,改名为《朝花夕拾》。这些散文中,《狗猫鼠》《阿长与山海经》《二十四孝图》《五猖会》《无常》《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父亲的病》等七篇,均回忆童年生活;《琐记》《藤野先生》《范爱农》等三篇,是怀念性文章。十篇散文,追忆了那些无法忘怀的人物或事件,抒发了对往日亲友与师长的怀念之情,同时也对反动守旧势力进行了无情抨击。

TOP作者简介

鲁迅(1881—1936),浙江绍兴人,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中国翻译文学的开拓者。毛泽东曾评价他:“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他对于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社会思想文化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著有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杂文集《且介亭杂文》等。

TOP目录

小引

狗 猫 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后记

且介亭杂文

序言

关于中国的两三件事

答国际文学社问

《草鞋脚》小引

论“旧形式的采用”

连环图画琐谈

儒术

《看图识字》

拿来主义

隔膜

《木刻纪程》小引

难行和不信

买《小学大全》记

韦素园墓记

忆韦素园君

忆刘半农君

答曹聚仁先生信

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门外文谈

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

中国语文的新生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以眼还眼”

......


TOP书摘

我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委实不容易。目前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中国的做文章有轨范,世事也仍然是螺旋。前几天我离开中山大学的时候,便想起四个月以前离开厦门大学,听到飞机在头上鸣叫,竟记得了一年前在北京城上日日旋绕的飞机。我那时还做了一篇短文,叫做《一觉》。现在是,连这“一觉”也没有了。

广州的天气热得真早,夕阳从西窗射入,逼得人只能勉强穿一件单衣。书桌上的一盆“水横枝”,是我先前没有见过的:就是一段树枝,只要浸在水中,枝叶便青葱得可爱。看看绿叶,编编旧稿,总算也在做一点事。做着这等事,真是虽生之日,犹死之年,很可以驱除炎热的。

前天,已将《野草》编定了;这回便轮到陆续载在《莽原》上的《旧事重提》,我还替他改了一个名称:《朝花夕拾》。带露折花,色香自然要好得多,但是我不能够。便是现在心目中的离奇和芜杂,我也还不能使他即刻幻化,转成离奇和芜杂的文章。或者,他日仰看流云时,会在我的眼前一闪烁罢。

我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这十篇就是从记忆中抄出来的,与实际容或有些不同,然而我现在只记得是这样。文体大概很杂乱,因为是或作或辍,经了九个月之多。环境也不一:前两篇写于北京寓所的东壁下;中三篇是流离中所作,地方是医院和木匠房;后五篇却在厦门大学的图书馆的楼上,已经是被学者们挤出集团之后了。

一九二七年五月一日,鲁迅于广州白云楼记

狗·猫·鼠

导读作者通过对童年时拥有过的一只可爱的小隐鼠的深情回忆,通过对祖母讲述的民间故事生动的记叙,揭示了现实中那些像极了“猫”的正人君子的真实面目。

从去年起,仿佛听得有人说我是仇猫的。那根据自然是在我的那一篇《兔和猫》;这是自画招供,当然无话可说,——但倒也毫不介意。一到今年,我很有点担心了。我是常不免于弄弄笔墨的,写了下来,印了出去,对于有些人似乎总是搔着痒处的时候少,碰着痛处的时候多。万一不谨慎而至于得罪了名人或名教授,或者更甚而至于得罪了“负有指导青年责任的前辈”之流,可就危险已极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大角色是“不好惹”的。怎地“不好惹”呢?就是怕要浑身发热之后,做一封信登在报纸上,广告道:“看哪!狗不是仇猫的么?鲁迅先生却自己承认是仇猫的,而他还说要打‘落水狗’!”这“逻辑”的奥义,即在用我的话,来证明我倒是狗,于是而凡有言说,全都根本推翻,即使我说二二得四,三三见九,也没有一字不错。这些既然都错,则绅士口头的二二得七,三三见千等等,自然就不错了。

我于是就留心着查考它们成仇的“动机”。这也并非敢妄学现下的学者以动机来褒贬作品的那些时髦,不过想给自己预先洗刷洗刷。据我想,这在动物心理学家,是用不着费什么力气的,可惜我没有这学问。后来,在覃哈特博士(DrODhnhardt)的《自然史底国民童话》里,总算发现那原因了。据说,是这么一回事:动物们因为要商议要事,开了一个会议,鸟、鱼、兽都齐集了,单是缺了象。大家议定,派伙计去迎接它,拈到了当这差使的阄的就是狗。“我怎么找到那象呢?我没有见过它,也和它不认识。”它问。“那容易。”大众说,“它是驼背的。”狗去了,遇见一只猫,立刻弓起脊梁来,它便招待,同行,将弓着脊梁的猫介绍给大家道:“象在这里!”但是大家都嗤笑它了。从此以后,狗和猫便成了仇家。

日尔曼人(古代欧洲中部和北部一些部族的总称)走出森林虽然还不很久,学术文艺却已经很可观,便是书籍的装潢,玩具的工致,也无不令人心爱。独有这一篇童话却实在不漂亮;结怨也结得没有意思。猫的弓起脊梁,并不是希图冒充,故意摆架子的,其咎却在狗自己没眼力。然而原因也总可以算作一个原因。我的仇猫,是和这大大两样的。

其实人禽之辨,本不必这样严。在动物界,虽然并不如古人所幻想的那样舒适自由,可是噜苏(说话繁琐、不干脆)做作的事总比人间少。它们适性任情,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命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使牺牲者直到被吃的时候为止,还是一味佩服赞叹它们。人呢,能直立了,自然是一大进步;能说话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能写字作文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然而也就堕落,因为那时也开始了说空话。说空话尚无不可,甚至于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着违心之论,则对于只能嗥叫的动物,实在免不得

“颜厚有忸怩”(出自《尚书》,脸皮虽厚,内心也感到惭愧)。假使真有一位一视同仁的造物主,高高在上,那么,对于人类的这些小聪明,也许倒以为多事,正如我们在万生园里,看见猴子翻筋斗,母象请安,虽然往往破颜一笑,但同时也觉得不舒服,甚至于感到悲哀,以为这些多余的聪明,倒不如没有的好罢。

然而,既经为人,便也只好“党同伐异”(跟自己意见相同的就袒护,跟自己意见不同的就加以攻击。原指学术上派别之间的斗争,后来指一切学术上、政治上或社会上的集团之间的斗争),学着人们的说话,随俗来谈一谈,——辩一辩了。

......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3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