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散文卷(上下册)-88必发娱乐官网_88必发娱乐平台_88必发游戏官网-百道网
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半梦:散文卷(上下册)
半梦:散文卷(上下册)


半梦:散文卷(上下册)

作  者:顾城

出 版 社:金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定  价:180.00

I S B N :9787515501772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半梦》收入顾城在海外撰写、口述整理的几乎全部散文作品,附录一篇小说卷出版后发现的顾城早期小说《在亮亮的天空下》,以补“顾城小说全编”之遗珠;另全文收录作者姐姐顾乡详作补注的纪实散文《我面对的顾城最后十四天》。

TOP作者简介

作者:顾城(1956-1993)

1956年生于北京,新时期朦胧诗派的主要代表。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顾城1987年5月29日赴德参加明斯特“国际诗歌节”,其后半年间于欧洲讲学及参加学术活动,到访瑞典、法国、英国、奥地利、丹麦、荷兰、芬兰等国家。其间的发言演讲总是令人耳目一新,同年12月参加香港现代文学研讨会,接受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亚语系聘请,于1988年1月初移居新西兰,任职奥克兰大学亚语系研究员,以后的两年半中讲授中国古典文学、当代文学,并一度兼口语课,在大学假期曾应邀赴美讲学。1992年3月应德国DAAD学术交流基金会邀请,赴柏林从事文学创作;1993年3月获伯尔基金继续在德写作,其间先后赴法国巴黎、西班牙巴塞罗那、德国法兰克福、美国参加文艺活动,以中国哲学、艺术为主题,贯通古今,向西方世界宣传中国文化艺术。至1993年10月辞世,在六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地写诗、撰文、讲演、对话,与国际友人交流。


TOP目录

上册目录

辑一 忆往一

我早期的“革命斗争” / 004

采桑 / 012

宋垒垒 / 021

臼 / 027

相亲 / 032

木凳 / 034

画中人 / 042

纸 / 045

铜 / 047

铅 / 049

吃 / 057

半梦 / 062

城墙 / 068

兔子 / 072

依莲娜和黑子、福子、花子

(残篇) / 080

辑二 纪事一

“半”字歌 / 090

两端 / 095

明 神 / 097

又写了一首诗 / 099

命 呓 / 102

我有一个天国 / 104

非 序 / 106

课堂 / 109

梦魇集(散文部分) / 111

七节虫 / 112

边上有板 / 114

德外德内 / 116

醒二则 / 118

挫折 / 121

辑三 纪事二

养鸡岁月 / 126

辑四 忆往二

(《英儿》未定稿) / 216

时间 / 237

锯 / 238

(屋顶上又有雪了……) / 239

变异 / 240

忏悔(一) / 242

 

…… ……

 

忏悔(二十) / 293

早晨(一) / 295

早晨(二) / 298

宝石 / 299

印证 / 300

借口 / 301

钟声 / 303

四月十五日 / 305

四月十七日 / 307

四月二十日 / 311

四月二十二日 / 314

(给文昕的信之一) / 315

背离 / 319

终于 / 322

附1:(一段对话) / 324

附2:撞车 / 332

附3:(无题) / 335

辑五 随感

奇遇 / 340

城点问答(一) / 342

城点问答(五) / 344

“上帝”危机 / 348

“进化”危机 / 349

罕语词点 城语不全 / 352

影响你的一句话 / 364

(《红楼梦》翻读随笔) / 365

我不能想得太多 / 370

给《Today》的信 / 373

说“份儿” / 375

读诗 / 379

国语妙境 / 381

植物人 / 384

鬼技多端 / 386

青夜 / 388

诗奇观二则 / 390

《顾城寓言童话诗选》后记 / 393

江上一棵树 / 394

树枝的疏忽 / 398

附:

在亮亮的天空下(早期小说) / 402

在亮亮的天空下( 初草残页) / 416

 

下册目录

辑六 散 谈

(散谈一) / 016

(散谈二) / 034

(散谈三) / 036

(散谈四) / 063

(散谈五) / 065

(散谈六) / 078

(散谈七) / 099

(散谈八) / 103

(散谈九) / 108

(散谈十) / 114

辑七 书简及日记

1. 写给父母

(1992 年3 月24 日发自柏林) / 122

2. 写给父母

(1992 年4 月12 日收于北京) / 130

3. 写给父母

(1992 年4 月15 日收于北京) / 132

4. 写给父母

(1992 年4 月22 日收于北京) / 133

5. 日记

(1992 年5 月9 日记于赴美途中) / 135

 

…… ……

辑外

顾乡:我面对的顾城最后十四天 / 295 

编后记

 

TOP书摘

我早期的“革命斗争”

七岁前我主要从事的“革命斗争”是不上幼儿园。这斗争又分三个阶段,从观察托儿班到反对幼儿园,到有条件地谈判,事物总是不断地进化。在第一阶段,显然我还太小,头脑不清,现在所能记忆的是跟着我的姐姐上八一厂大院里的托儿班。她进托儿班,我也跟进去了。托儿班在小礼堂的一侧,有绿光闪闪的大杨树。有大字,写得清楚。

台阶上门户大开,里面一片乱,有人翻跟头,有人打飞轮,有人拿着积木或站在痰盂边一起撒尿,总之大乱,弄得我有点糊涂,也有点钦佩。待阿姨走过来分胶泥了,娃娃们就都坐下来,居然是各有座位的。我还没挂名,当然也没座位,就坚持站在姐姐边上,赶也不走,一个人站着。每人桌前分了一小块胶泥,捏小猪小狗玩儿,我没有,姐姐便分给我一点儿,我也捏。大家捏完了还摆在桌上展览,绕着桌子参观:有长条的蛇,有胖子,还有小饺子。我自然没有参加展览,那块小胶泥还攥在手里,后来就慢慢地干了。

由于我的积极参与,“革命”就进入了第二阶段。妈妈给托儿班缴了费,我也有了一个名字,一把小椅子,一团胶泥。但我马上发现形势不妙:每天要去,去了还不能走;并时有孩子推推搡搡。那就上更高级的幼儿园吧,全托幼儿园。我还不待明白怎么回事,就置身于一个小楼的房子里了。灯光昏暗,有人坐在桌上哭,我哭没哭很难说,反正分了苹果、梨,手里紧紧握着,回到家的时候还在台阶上使劲喊:“婆婆,你看我多胖!”

回到家才忽然觉得气氛可爱。父母的屋子里一片阴凉,可以在沙发上跳;婆婆的屋子里有一股神秘的气味,可以找出些小瓷碗来;我们的屋子里,有木板和积木。我在家里转着,接着就上幼儿园,转着,接着又上幼儿园。我慢慢发现幼儿园里的时间特别长,离家很远有六天。每次刚进去的那天都是最悲惨的,离家最远。我在灯影里睡着,想家,想到半夜也不敢上厕所。三个阿姨在炉子边上打毛衣,聊天,她们说着,说着,我就尿了裤子,最后大起胆子来,还是说了,站起来换。

接着,我好像升级了,上了正式的中三班,我也进入了五岁。这时忽然民智大开,我看见姐姐站在幼儿园的院子中间转着圈,向四边指着说:“东,西,南,北。”我也就有了点儿地理概念,发现幼儿园离家确实远,要上车开半天,要进城,要先去一个广场,一个学校,放下一些大孩子,再去一个有河的庙门口,这是另一个学校,最后是我们的幼儿园,抵达时一般已是天色昏暗了。上车后就身不由己,等于已经进了幼儿园;于是我的斗争便从上车前开始。

我先采取了和平请愿的办法,在每个星期日下午,快要上车的两个小时前,就开始哼哼:“不上幼儿园,不要幼儿园。”接着谈判:“晚去一天,在家里多住一晚上。”妈妈在家一般是有点儿希望的,只要退过了上车时间,那个五点钟,就可以混到第二天了。第二天妈妈便须专门送我,一路上可以多待一会儿。爹在家就不行了,他不理睬我的请愿,大举平叛,把我一推一搡,点着脑袋往车上送。他点一下,我就走一步,等着他又点,我才又走一步。这是一般的情景。我最害怕的是临近车门的时刻,他将我一抱,双脚立即腾空,跟着就被放在车座上了。那时心里真正绝望,有时就不禁大喊起来。

有一次,我太绝望了竟抓了父亲的眼镜往地上摔,大概是摔坏了,他于是将我放在地上开始打,我坐在地上也真的急了,四面大哭,把毛线帽子拽下来远远地丢开,光着头任他打。这时只听四下骚乱,有妈妈的喊声:“不要打他!”好像我隐隐约约还看见了她喊的样子。经过了这次大的平暴,我和我的父亲都退了步,他再也没打过我,我也再没拽过他的眼镜。

我依旧回到我的请愿状态,眉目不清地哼哼,来抒发我的反抗情感。

后来发现这无济于事,就发明了一句革命口号:必须给我一万块钱和一万斤粮票!这是太高的条件,我知道不可能达到也知道照样要被送进幼儿园,可有一回却让我产生了“斗争成功”的幻觉,将信将疑,且忧且喜,直到幻灭。

那天,我首先躲过了五点,躲过了那趟去学校又去幼儿园的班车。接着就和父母拉着手去西单或王府井什么地方,红红绿绿的,我记得还在北海划船,灯影漂在水上,大人都说说笑笑,不提上幼儿园的事,我自然也不提,做出十分坦然的样子,四下乱看,有时还说些傻话,供人取笑。直到天全黑了,我们走到一条小街上,灯远远近近,时明时暗,走着走着心里忽然生出某种不祥来就问:“这是哪呵?”没有回答。我又问:“这是哪呵?”没有回答。我又问:“这是哪呵?”—我紧紧抓住爸爸妈妈的手,心里害怕起来,忽然看见幼儿园的大门正在左边,上边灯亮着,我“哇”地哭了,接着坐到地上又被送入铁门……

过了很多年,我的父亲还说,那时候我一直在喊:你必须给我一万斤粮票,一万块钱。

不上幼儿园,提条件是体面、有风度的方法,比直接拒绝讲理,是我斗争成熟的标志。但也尴尬,因为斗争的主要对象是我的妈妈,谁喜欢自己,小孩是天然明白的,知道提出要求的高度是和斗争对象喜欢自己的程度成正比的。但毕竟我心里总怕妈妈太为难,有时便会生出不忍来,所以所争取的也就成了晚点儿去幼儿园,错过那辆五点的班车而已。他们说如果在路口等班车,就会有一个小女孩跑过来拉我的手,我的脸就会红,但我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要是真的那么有感情的话,我会盼着那辆车来呢。

错过那辆车,我可以和妈妈一起坐车进城去,这是很快活的事,可妈妈经常说她累了,还要花钱,我是自私,我心里便不安。想想这还是个公平的交换,这个不安之苦和早去幼儿园之苦基本相等,我不亏不赚。可妈妈当然就全亏了。

我们送走姐姐进那个有河的寺庙小学,还可以在环湖边上站一会儿,看芦苇,我还可以对妈妈说:要早点来接我,星期五最好就来。那时候才真正懂得了时间。有时间就可以待在家里,有时间就可以放心地去西单,…… ……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推荐书单全部书单>>

加载页面用时:62.5004
关闭